楚天都市报报道我校学子吴雨希 代表我省入选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容专业比赛国家集训队的唯一选手-湖北科技职业学院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重要新闻 >> 正文

重要新闻

楚天都市报报道我校学子吴雨希 代表我省入选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容专业比赛国家集训队的唯一选手


发布时间:2019-05-31 来源:宣传部



本网讯(通讯员 谢萍 文/图)5月29日,《楚天都市报》6-7版以《19名湖北巧匠入选国家队 角逐世界技能大赛入场券》为题重磅报道了我省选拔19名职业院校优秀选手参加全国集训,力争获得世界技能大赛故事。我校传媒艺术学院应届毕业生吴雨希,是我省入选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容专业比赛国家集训队的唯一选手,她的故事引起了校内外关注,得到了社会良好反响,为我校赢得了荣誉。报道如下:

19名湖北巧匠入选国家队 角逐世界技能大赛入场券

图为:吴雨希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利鹏周萍英陈倩通讯员董豆豆谢萍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刘中灿)高质量发展离不开职业技能的支撑。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拿出1000亿元用于1500万人次的职业技能培训,高职院校今年扩招100万人……培养更多的职业技能人才,越来越受到各界重视。

世界技能大赛被誉为“世界技能奥林匹克”,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将于今年8月在俄罗斯喀山举行,竞赛项目分为园艺、花艺、美发、烹饪、餐厅服务等,大部分竞赛项目限制选手年龄不超过22岁。我省选拔19名职业院校优秀选手参加全国集训,力争获得世界技能大赛的入场券。

时装

给一张模糊照片要做出一模一样的衣服

别的应届毕业生忙于找工作,22岁的王昭君留在武汉职业技术学院的实训室里,与剪刀、皮尺、缝纫机为伴。“下个月,她要代表学校参加全国技能大赛。”指导老师孔莉说,像王昭君这样参加过世界技能大赛选拔的学生,不是找工作,而是挑工作。

今年4月初,王昭君作为我省的唯一代表,参与了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赛区时装技术专业的总决选,获得第五名。这场比赛是按照世界技能大赛标准进行的,分为4个项目:立体裁剪、设计款式、成衣制作与打版、神秘盒子设计,持续4天。

其中,立体裁剪非常考验眼力:给选手一张打印模糊的照片,照的是一件黑色连衣裙,选手要在一个半小时内,做出一模一样的衣服来。“照片上只有衣服的正面,背面就要靠发挥和创造。”王昭君说,做出来的衣服不用缝纫,要用大头针将各个布片连接起来,每根针的距离要在3.5-4厘米之间,苛刻的考官会拿尺去量。

设计款式项目,考验选手们的创造力。给定季节和面料条件,让选手们设计制作四件套。

最花精力的比赛项目,当属成衣制作与打版,比赛时长为10小时。“这个项目的比试,并不是看衣服做得好不好看,而是看衣服制作的难度有多大。”指导老师孔莉告诉记者,赛前会告诉选手几个元素,如用什么材料、服装使用的场合、服装上口袋和开叉的设计要求等,其他则由选手设计。王昭君提前和孔莉仔细研究指定的皮质面料,如何熨烫、如何打蜡、如何缝纫,直到衣服的设计制作,如何既能体现出难度,又能在限定时间内完成。

神秘盒子设计,则考选手临场应变能力。盒子送到选手面前才打开,选手要依据盒内材料,设计一款装饰品,装饰上一环节制作的成衣。王昭君拿到的是黑纱、亮片和丝巾。她略一考虑,将黑纱和亮片制作成烟花状装饰,装点在衣服的颈部,丝巾则变为腰带状装饰。这一设计,让她拿到了单项最高分。

花艺

花艺并非女生专属全国前十名多数是纯爷们

花丛之中,一只纤纤玉手拈起一枝花,优雅地插进花瓶里。如果说到花艺,你会不会联想到这样的画面?

湖北生态工程职业学院的吴志恒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实际上,花艺并非女生专属,以全国前十的成绩入选国家集训队的选手,多数是纯爷们。

吴志恒说,很多人一提到花艺,想到的就是插花,其实两者还是有很大不同,花艺是需要搭建一个架构,花是呼应这个架构的。花艺比赛中的作品,包括最基础的打花束、头冠、项链、手捧花等人体花艺、切花设计造型,另外还有一个惊喜盒,会随机抽取一些物件,要求参赛者加入到自己的作品中。盒子里有一些出其不意的东西,比如吴志恒就遇到过一次PVC排水管,后来被他剖开用作了花器。“现代花艺的容器概念比传统的容器要宽泛许多,除了传统的盆、瓶等等,很多时候是需要自己构建花器的。”

正因为很多作品需要自己从原材料起步动手制作,全部完成,体力消耗不比跑一场马拉松小。大的切花造型,外框的高度会超过两米,要搬动它绝对是体力活。因此男生有优势。当然女生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细腻,能做出更好的细节。

花艺比赛的评分,主要是考查色彩的协调平衡,花材的选择搭配,点线面设计是否合理等,相对于这些个人主观性比较强的考查点,另外一些就比较容易被忽视,比如造型完成后,裁判会检查花朵是否受伤;比赛结束后,会考查工作台面是否清洁,工具摆放是否标准;手捧花的捆扎是否紧实,捆扎的铁丝等材质是否外露,“如果铁丝露出来,有可能会伤到拿花人的手,这样就会扣分。”

花艺项目比赛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人只能参加一届。这是出于考查一个国家在花艺上的整体发展水平和未来技艺走向的考虑。

贴砖

用瓷砖贴出俄罗斯地图砖缝小于1毫米

“不是仅仅技术水平高就可以,世界技能大赛对选手的综合素质要求非常高。”作为入选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瓷砖贴面项目国家集训队的湖北唯一选手,徐松松对去年比赛的场景记忆深刻。

2018年1月份,正值寒假期间。徐松松所在的湖北城市建设职业技术学院通知学生返校组队打比赛,第二天他和几名同学二话没说就从老家赶到了学校。

徐松松的指导老师张春霞副教授指着办公室外一堵堵一人高的墙体介绍,由于在室外实训,寒风吹得脸上生疼,拌的砂浆冰冷,贴的瓷砖也冰冷。经过几个月的层层选拔,2018年暑假,徐松松入选国家集训队,并参加国家队10进5淘汰赛。“与工地上施工不一样,比赛对精细度要求特别高。”来自黄石大冶的徐松松因为家境贫寒,他高中毕业那年就开始在工地上打工赚钱。他说,工地上的施工图样比较简单,不需要识图能力;瓷砖基本不需要切割,至多修个边角,镶贴手法也粗糙,表面看上去平整就行。而比赛首先要考查识图能力,要求选手按照复杂的图纸下料;材料用量是固定的,而要切割出的瓷砖形状多样,有弧形、斜线形、不规则曲线形等,下料时就要统筹安排,如有浪费就会缺料,无法完成作品。镶贴时讲究砖缝均匀,只允许正负1毫米的误差。还要根据现场的温湿度调瓷砖胶,过湿瓷砖会滑,过干瓷砖贴不上。

徐松松记得,去年国家队10进5淘汰赛,考题是镶贴图案,图案为分布在三个面上的俄罗斯地图、一座标志性高层建筑和“2019”字样。整个比赛时间分4天,总计22个小时。“一开始集训时,他看到别的省份强手如云就要打退堂鼓,我们就给他打气,不能怂。虽然最后没有晋级,但参赛经历对他个人能力有提升。”张春霞说。

现在大三的徐松松马上就要毕业了,很多单位抢着聘用他,他已和中建装饰集团深圳装饰公司签约。

西餐

做出的菜品误差只允许长度2毫米重量2克

“其实我在比赛前是零基础。”对湖北经济学院烹饪与营养教育专业大三学生沈思静来说,世界技能大赛是她人生的重大节点。

2017年12月,“在家从不做饭,刀都不会拿”的沈思静出于好奇参加了校内选拔赛。当时正值寒假期间,只有集训队在学校训练,大家整天泡在实训楼,每天几百公斤的洋葱、胡萝卜等着他们。“我每天训练17个小时,每天切20斤胡萝卜丝,20只整鸡去骨,做上百个鸡肉卷。比方说胡萝卜修成几个面的橄榄形,规定你修6个刀面,如果修成7个就不行。”看着一个个萝卜在手里变成艺术品,她开始对烹饪产生了浓厚兴趣。

去年5月,她在湖北省总决赛中取得了第一名,6月,获全国选拔赛第二名,进入国家集训队。

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国家集训队在全国5个地区进行走训。其间,11个省市的选手一边练习一边竞争,菜品出品要求一模一样,评分标准里菜肴出品只允许长度2毫米、重量2克的误差。许多老厨师都很难做到,而这正是烹饪比赛和日常厨师工作的区别。

沈思静在最后的全国总决赛中取得第三名,赛后被特聘为烹饪西餐项目集训的教练助理。“参加世赛的过程就是我不断突破自我的过程。比赛比的不仅仅是操作技能,比的更是心理素质和临场应变能力。在6月份上海举办的全国选拔赛中,我就遇到了措手不及的突发状况。”比赛中,工作人员在维修器具时不慎将她已经做好的馅料碰翻了,操作台上一片狼藉。让她更没料到的是,工作人员竟然直接离开了。评委们见状立即围了过来,她稳住心神让自己冷静,回想起指导老师赛前准备会上的要点,立即举手示意并向裁判长说明情况,快速清理比赛场地,顺利完成了后面的比赛。

美容

双眼贴160根假睫毛根根离皮肤不超过1毫米

21岁的湖北科技职业学院应届毕业生吴雨希,如今作为美容培训老师,帮助比她更小的选手们,备战下一届世界技能大赛。

天门姑娘吴雨希,是我省入选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容专业比赛国家集训队的唯一选手。

美容专业的总决选是去年底举行的,比试身体护理、面部护理、化妆彩绘、美甲、睫毛、手足护理等多个项目,分为4天比赛。吴雨希获得了第六名。“比赛的要求非常高。”吴雨希说,比如粘贴假睫毛,就是非常耗时费力的考核项目。在这项考核上,选手要为真人模特粘贴假睫毛,每一只眼睛粘贴80根,假睫毛要贴在真睫毛上,且要求与眼睑皮肤间隔在 0.8—1毫米之间,也就是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同时所有的睫毛方向上要一致,互相不能粘连。考官用镊子一根根拨弄,测试牢固度,如果掉一根,“牢固度”这项分数就扣光了。“之前,我的培训老师说我粘贴的睫毛辣眼睛,不标准。”吴雨希说,于是她对自己狠一点,每天在纸上粘贴睫毛,还分早中晚找三个模特练习,“眼睛都练花了。”

身体护理项目,也是难点之一。比赛期间,模特身着短衣短裤,外面披一件浴巾。选手在为其做身体护理时,必须一直保证浴巾包裹严实,如果考官看到了模特的短衣短裤,会对选手大幅扣分;同时,选手为模特涂抹、清洗黑色体膜时,白色浴巾上不能留下痕迹,留下一道痕迹则扣一次分。重重严格要求之下,参赛选手均要小心翼翼。

不仅是对技术要求高,美容项目尤其对参赛选手的外形也有着严格要求:头发必须纹丝不乱、必须化妆参赛,不能驼背含胸……为了练出良好的体态,参赛前吴雨希每晚都会贴墙站立半小时,练出挺拔的姿态。

家具

榫卯结构必须严丝合缝传统技艺仍然不可替代

湖北生态工程职业学院的杨颖杰,在全国选拔赛中进入前十名,成为国家集训队的一员。2018年12月在国家集训队比赛中晋级五强。

家具制作比赛要求选手对照家具样品和设计图纸,做出最完美的复制品。发挥余地不大,比的是谁的基本功更扎实。

杨颖杰告诉记者,比赛中最难的部分是制作抽屉的滑轨、柜门的开关等活动件。“松”和“紧”的把握很不容易。松了,门关上后缝隙较大,要扣分;紧了,抽屉拉不动或者门拉不开,也要扣分。在比赛现场,虽然可以用机械加工,但是抽屉组合必需的燕尾榫结构,只能用手工的方式,一点点修出来,精确度要求很高。

家具制作是一门有着悠久历史的工艺,这个行当里的祖师爷就是大名鼎鼎的鲁班。杨颖杰学习家具制作,是因为从小对手工制作很感兴趣。不过这项比赛的日常训练比较枯燥,成天都是识图和训练。

杨颖杰说,现代的家具制作,已经使用了很多现代化的机器,比如切割机可以很快速地将木材加工成需要的尺寸,远比古代锯木效率高。但一些特殊的部分,比如制作抽屉以及连接部分的榫卯结构,切割机无法加工出这样特殊的造型,只能手工制作。

尤其是燕尾榫的加工,非常精细,接头部分的咬合要严丝合缝。比赛的时候,裁判会用插片测试缝隙的大小,缝隙在0。5毫米到 0。8毫米之间,扣一半分,超过0。8毫米,分就全部被扣掉。制作这些精细部位的绝活,来源于木匠行业数千年的传承。杨颖杰说,刚进校时学习的修、凿、锯、刨等工艺,都是木匠的传统手艺,即使现在有很多现代化的工具,但用来刨光木材表面的,依然是鲁班发明的刨子。“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依然好用。”

媒体链接:



责任编辑:毕小艳